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诸葛兰
诸葛兰
本帖最后由 无利一带 于 2019-12-15 06:32 编辑
众所周知,这个国家已经不剩什么贵族了,大多数人追名逐利,活得又累又低贱。
诸葛兰可以称得上贵族,她今年23岁,绝代佳人。什么是贵族?贵族首先是血统,这血统不是一代的物质养育的,她的基因沉淀着一代又一代的精华,多少才子佳人成就一个诸葛兰。见到她,才能理解一个词——天之骄子。
可是身体上的贵,人们只能从她完美的容貌与身材臆想出来,大多数人了解到的只是诸葛兰气质中的贵。
气质是家承、知识、修养的综合体,诸葛兰的所在世家,出过几个状元,个个真才实学、青史留名。近代,她的家族也曾经叱诧风云,左右历史。
这样的人,举手投足恰到好处,她做什么都很优雅且不做作。
相对于祖先,诸葛兰算是默默无闻,她只是一名自由访谈记者,但与她合作的媒体收视率一定爆表。不知道人们是喜欢看美国总统、商界精英、艺界元老还是从容自如的诸葛兰。
诸葛兰绝对不是花瓶,也不会让人联想到花瓶。她人脉神通,却从不张扬跋扈,反而永远是善良温婉的样子,有爱心,愿意为一切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也不会姑息、畏惧凶恶。这种天使般的教养来自于她绝对无人敢碰的自信,从小到大没有谁能伤害甚至刺激到诸葛兰。
这次她夜访中正集团,是为了他们的能源项目破坏环境的事情,中正集团背景深厚,只有诸葛兰能伸手扯它的胡子。
诸葛兰一个人来的,像往常一样她希望与赵总私下达成协议,就算对方是恶人也要给其留下活路,这是诸葛兰坚持的做法,她不愿意把事做绝,就算恶人也不忍伤害。
中正集团的大堂空荡荡,只有几个保安在安检系统旁站着。
诸葛兰走近,安检门旁站着一个微胖面孔粗陋鼻孔略大的保全,对方看到诸葛兰,愣住了。可以理解,人总是被完美的事物震撼,诸葛兰就是这样的事物。到这里还算正常,但跟着保安竟然向下移动了视线,他扫过诸葛兰优美的胸部,在她浑圆修长的大腿上停了数秒之久。这是非常失礼的做法,做这种事的人一点儿格调都没有。人不知道是因为没有自尊被人踩,还是被人踩到没了自尊。
还好,今天诸葛兰的穿着不会过于性感,灰色七分袖绒外套长至臀部,下身是一条朴素的黑色修身裤,懂行的人知道这些都是定制品,价格不菲,穿起来就像皮肤一样舒适。这总不至于激起对方生理上的反应,诸葛兰此时还在为这位保安着想。
诸葛兰忽略了他的视线把皮包、一对蓝钻耳环放入安检篮中,大厅里大概只有她知道那对耳环是真的,价值530万欧。
过检时蜂鸣还是响。
保安始终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连诸葛兰也生出一丝厌恶,对方说:“把腰带解了,再过一次。”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没有“请”没有“您”。
诸葛兰小腹一热,在这人面前解腰带,她感到十分羞辱,对方太过低贱。
她迟疑了一下问道:“一定要解吗?可不可以不解?”
保安用一种近似混混般的语气说:“你是诸葛兰吧?你在来访名单里,你可是大名人,没人不认识,我听说你最遵守原则,怎么?你的名声都是包装的?”
听到这话,诸葛兰面色微红,她的表现确实有点儿任性,可她真做不到在这人面前解裤带,还是说:“可以解,你们有没有女保安?这样隐私……”
保安坏笑了一下,“有,戴小红你过来。”
一个女保安懒散地从后面绕过来,饶有兴趣地打量诸葛兰,诸葛兰被看得有点毛。
戴小红颇有几分姿色,只可惜和诸葛兰站在一起。人就怕对比,戴小红的好看在诸葛兰旁边显得十分鄙俗。她的声音语言同样鄙俗,“想不到见着活的了,昨天我还为了你和男朋友打架呢,他让我照镜子看看,说我不及你万一。”
诸葛兰有些尴尬,“你男朋友说的都是气话。”
戴小红摇头,“不是气话,是他没见识,今天见了你,我觉得你比我强不止一万倍。你想,你连我们赵总都不放在眼里,我们算得了什么?”
“怎么会……”
人家既然给了她面子,诸葛兰也就适可而止,她向前一步挡住了男保安的视线,一只玉手往腰上摸。
戴小红打断了她,“别,我忘了,我们赵总说过,如果是你来,不必解腰带。”
“这……我愿意遵守公司的规定。”
戴小红掏出一个本子,“见到你太荣幸了,能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不想签,这两个保安实在太粗俗,他们让诸葛兰十分不快,好像名字也会被羞辱,但温柔的诸葛兰不会拒绝,还是拿过本子签了。
“嗯,字好漂亮,字如其人,请你重新过检。”
“诶?我没有解……”
“不用,请过。”
诸葛兰一头雾水,又过了一次闸门,自然还是响。
戴小红回头看看男保安,两人交换了一个猥琐的笑容,她故意说道:“哎呀,还是没过,请你把上衣脱了,再过一次。”
“什么?”诸葛兰有点生气,“抱歉,我做不到,请转告你们赵总,我走了。”诸葛兰心想:赵总你不要怪我下面的行动,我也没办法。
刚走了一步,一把格洛克17正对着她的鼻尖,一个瘦高保安正拿枪指着她,这人的脸长得跟狒狒一般。他按下手中的遥控,大堂的卷帘全部降下。
聪明的诸葛兰心知不妙,这些人是有预谋的,现在才晚八点,公司就空了,一定有是赵总给他们撑腰。可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从没受到过一丝伤害的诸葛兰没有面对这种危险的经验。她的手下意识地握成了拳头,显得可爱。
“我们这位猴子哥,没开过枪,他打的不准,你的耳朵呀、鼻子呀、嘴呀,不知道他会打中你那部分。”
诸葛兰听得心惊,要知道脸是她最珍视的宝物之一,对方仅是说说就把她的魂吓没了。她只好转过身,呆呆地看着戴小红,有些懵了。
“你们出来。”
竟然有十六、七个男保安从后面走了出来,他们前后左右架了4台摄影机,以及一些灯架,还有一台移动机位,那些人虽然也穿保安制服,但从动作诸葛兰看得出来,他们不是保安是专业摄影师。
“你慌张的样子有说不出的甜美,好像有蜜从你衣服下面渗出来一样,真的有吗?脱了让我们看看。”
绝无可能,我不会在他们面前脱衣服,诸葛兰心想。
“脱!”那微胖的丑男突然大吼了一声,吓得诸葛兰一个激灵,“不脱就把你的鼻子割下来单独过检。”
鼻子!诸葛兰多少次在镜中审视自己的精巧的鼻子,不能想象它离自己而去。只好脱了,在这些烂人面前。
她的灰色外衣是专为隐藏身材的物件,这一脱,那条黑色修身裤边把诸葛兰比模特更秀美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她的细腰把她又圆又翘的臀线映衬得十分夸张,那屁股到大腿的曲线,具有十足的功能美,是勾引男人的极品。
诸葛兰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站着就会散发出连她自己都受不了的女性气息,
“胸罩。”
诸葛兰的胸罩是纯白的,与她雪白的肌肤浑然一体,让这些人看到自己的乳房,简直不可思议。我可是诸葛兰,难道不是吗?心里这样想,可意识却是屈服的,褪掉胸罩后诸葛兰无助地用手抱着胸。
戴小红眼前一亮,同为女性,对方细软的腰身是她一辈子没见过的,她们根本不属于一个世界,“把你的手放两侧,你没过过安检吗?这么麻烦,你以为谁稀罕你胸前那两团肉吗?”
安检?对,这只是安检,诸葛兰只能通过麻痹自己来减轻剧烈的屈辱感,她无奈放下手,两团美肉在大厅明晃晃的灯光下暴露出来,乳头是粉红色的一点,此时已经硬了,它骄傲地朝向众保安。仅凭这张诸葛兰的半裸照就足以成为轰动全球半年的新闻。强烈的羞耻感以及变态的兴奋几乎使依然坚持笔直站姿的诸葛兰昏厥过去。
连戴小红的唿吸都慢了,这胸确实秒杀自己,她嫉妒地说:“你把裤子也脱了。”
诸葛兰强忍住泪水,决不能哭,他们在摄像,不能让他们拍到自己示弱的样子。她的手伸到小腹上解开腰带与纽扣,她已经感到自己的小腹正在发热,自己的肉体正在颤抖着暴露出来,暴露在这些粗俗者面前,只是这样想,一点热流便滴在了内裤里。
诸葛兰在众人注视下扭动着屁股褪下长裤,之后顽强地重新站好。
“怎么回事?我说一句你脱一件吗?装什么矜持,你比我强一万倍的东西呢?不把那东西露出来,怎么对得起我昨天的委屈。”
那东西!是说我的下体吗?天呀,她想看我的下体,哪里怎么能……可是我下面已经流出水了,太过羞耻。但丑男那凶狠的眼光又瞪过来,只好褪下自己纯白的内裤。这次诸葛兰没有用手挡住,把自己乌黑的绒毛与雪白的翘臀完全展露出来。过大的羞耻竟然化作了顺从。
明知会破坏摄像效果,还是响起口哨声。
诸葛兰担心自己的下身从两腿间暴露出来,因为那里已经湿了,只好把屁股夹得紧紧的,更显得它浑圆挺翘。在她那两条粉白的大腿中间,那三角地带有一个同小孩儿的拳头大小差不多的鼓包,上面的毛漆黑柔软,但并不算密,能看到黑毛的间隙有雪白的皮肤,那是诸葛兰屄部隆起处的肤色,在屄毛的衬托下,显得比其它地方的肌肤更嫩些。
“啧啧啧,一万倍的屄确实精致,你把腰带系上。”
诸葛兰已经没有话了,她的屄裸露在空气中,谁还在乎腰带。那条腰带也是定制品,黑色,又细又软,金色的扣环,不是金色,它就是金的。此时松散地缠在诸葛兰的腰上,特别妩媚。
“请过检吧,我们赵总和公司高管都在监控室看着你呢,你放心角度很多,不要怕他们看不清楚。”
想到那个肥得流油的赵胖子,以及那些自鸣得意的高管正看着自己露出屁股的样子,双腿夹着的屄又紧了一下,里面更热了,一走动就不能加紧!
“走!”
诸葛兰不仅脸红,全身都有些泛红,这使她透明般的肤质变得更耀眼,一种高贵的暖光漫射而出。她迈出修长雪白的赤裸大腿,鞋跟是半高的,但她豆腐般精巧雪白的屁股无法不跟随她的柔腰左右轻摆,就好象故意要诱惑这些男人一样。两只白晃晃的奶子挺立着,不停地小幅颤动,分明是种挑逗。
戴小红他们并没注意,因为他们在诸葛兰前面,视角又高,但是监视室的特写镜头上已经出现了淫靡的画面,一道细细的透明液体正顺着诸葛兰修长柔软的大腿根缓缓流下,监视室传来碰杯的声音,世界第一美女的淫水露出,是最好的下酒菜。
诸葛兰的裸走确实惊人,虽然羞愧难当但她的姿态仍然十分端庄,全身的曲线明明都在柔软地轻摆,可又似是矜持的,同时拥有淫荡与高贵两种特性。最耀眼的是她的腰与屁股,她下体的秘密始终没有暴露出来。
随着一声蜂鸣,走秀终于结束了,诸葛兰羞得蹲下了身体。
戴小红蹲下身体在她耳边轻声说:“乖乖听话,凭你的影响力这段视频一定一秒红遍世界,要我给你发表出去吗?”
诸葛兰闻言很惊慌,她的亲生父亲都没见过她的屄呀,如果让爸爸看到,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他会兴奋吗?不不不,这绝对不能发生!她只好颤抖着站起身,又走回了原处。
“哎呀,我们只好做深度检查,你别怪我们,谁让这个破门老响。”
随你怎么说吧。
“你跪下,把头发放下来。”
诸葛兰的头发一直是盘起来的,这让她具有古典的美感,此时像瀑布一样散落下来,长度竟然及腰。戴小红捞起一把黑发,“又亮又软,真让人羡慕。”说完她扔下发丝命令道:“趴下!”
诸葛兰做出四肢着地的羞耻姿势,“用小臂着地,把屁股撅起来。”
诸葛兰垂下的乳尖几乎碰到了地面,一头黑发从倾斜的光滑背部滑落下来,露出一段柔美的细腰,她雪白的丰臀向上翘起,但从后面仍然看不到什么,诸葛兰的股间仍顽强地夹着,下面一小片黑毛向里面缩着,尽力隐藏着秘密。
“大腿分开。”
诸葛兰已经认命,她的大腿每打开一点儿,她的屁股蛋就抖几下,渐渐地她的长腿与下沉的柔腰自然地把她女性的核心暴露了出来,腿越是修长屁股就越翘,上帝大概就是如此设计的,诸葛兰对此毫无办法,身材越是完美此时就越让人羞愧难当。
诸葛兰的屄只能用华丽来形容,纯白的会阴部吹弹既破,下面是两片柔软温湿的小阴唇,小阴唇是白皙的肉色向粉色过度的颜色,越往深处就越红一些,它是紧闭的。两片饱满的大阴唇自然地打开,因为有淡淡的黑毛装饰显得特别淫靡,因为已经有些透明的液体粘在了上面,反射出淫荡的亮光。
丑男忍不了了,他抢上一步用手指沾了诸葛兰阴部上的液体,放进嘴里尝了尝,“我操,甜骚甜骚的,爽!”
黛小红说:“总是你采访别人,我采访你一次,你的下体携带这种勾引男人的液体,算不算违禁品?应该不应负社会责任?”
诸葛兰埋着头,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有她露出的屄紧缩了一下,“嚯,原来大美女喜欢用自己下面的嘴来回答问题。”
众人大笑了起来,“好了,你自己动手掰开屁股把你的屁眼露出来让我们看看,你也知道这里面最容易藏东西。”
如果用手掰屁股就只能用脸与肩膀支撑,其实随着诸葛兰再次沉腰,由于屁股翘得太高,她那丰满的臀肉也不由得分开了,肛门已经从深谷中露了出来。可是人们还是期待她用自己纤长白皙的手指抓住自己的臀肉,当她用力把两片臀肉掰开时,已经有人射在了裤子里。
精巧的菊门像花般绽放着蠕动着,又一股液体湿润了诸葛兰的小阴唇,向下流过那隆起的一粒,挂在了漆黑的阴毛上。
戴小红皱了皱鼻头说:“谁呀?这么怂,只看到屁眼就射了。”她拍了拍诸葛兰雪白的屁股,发出脆响,“你们这些男人给点儿力,别让这种女人看不起你们。”
她对丑保安说:“三哥,肝门指捡。”
被称作三哥的大鼻孔早忍不了了,他先上手把玩着诸葛兰温热柔嫩的屄,之后想都没想就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屄门之中,疼得诸葛兰轻哼了一声,又挤出了一股淫水。
戴小红问他:“里面怎么样?”
“我操,里面又热又紧,手指被吸住了。”
“三哥,你没听见我说什么,我让你检查肛门,你捅错地方了。”
“怪我,”说着三哥生生把手从从诸葛兰的屄眼里拔了出来,诸葛兰正被插得紧缩,这一拔,实在太难受了,一种巨大的空虚侵袭过来,诸葛兰不由得挺动自己绝美的外阴部迎向下三滥保安三哥撤出的手指,一股淫水竟然同时喷了出来,眼看着绝色美女细腿丰臀夹着的女性宝贝迎向自己还射出水来,三哥被眼前温热潮湿的华丽景色惊呆了,一下没控制好竟然射了一裤子。
“天呀!三哥,你以前这么能吹,这就完了!你躲开,我来。”
“你!我让你松手了吗?掰开。”
诸葛兰只得重新掰开她的肛门,可她的阴部还在痉挛着。戴小红伸出一根手指沾了诸葛兰屄上的淫水,用力塞进她撑开的屁眼之中,疼得诸葛兰叫了一声,戴小红得意地说:“疼吗?谁让你勾引我男朋友,你是偶像?我让你偶像。你再发骚呀?你个骚货,你屁眼里面真是又烫又紧,我又不是男人,你这骚屁股夹那么紧做什么?男人那活还不被你给夹断了。”
边说她边发狠,手指用力在诸葛兰的肛门里抽插着,“你个骚货,比我强一万倍?我插死你……”
诸葛兰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她小阴唇抖动了几下,一股热尿喷了出来,喷了戴小红一身,戴小红浑然未觉。
三哥觉得戴小红失控了,忙上前说:“小红,老板可看着呢,这骚货是老板要玩的,你别给弄坏了。”
戴小红一激灵,她真的失控了,弄坏了诸葛兰不要说奖金,老板还不弄死她。
她连忙拔出手指,她的食指上除了一点粪便,还有一条鲜红的血丝,她连忙用大拇指抹掉血丝,把手指对着镜头说:“没事儿,一根手指不会有事的。”
怎么会没事儿,诸葛兰的菊洞还是处,没有任何东西进来过,一根手指如果太粗暴也足够对她窄细的菊门造成伤害。
现在诸葛兰两条光滑细嫩的大腿颤抖着,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因为翘着臀,臀肉里面受得伤流下去了。
“我去,你竟然尿在我身上!”戴小红突然发现自己衣服上的尿痕,用手重重地打在诸葛兰的屁股蛋子上,传来极清脆的肉声,跟着又是三下。诸葛兰只觉得自己的羞耻达到了极限,再也忍不了了,淫水与尿箭一同泄了出来,华美异常。
“你!分着腿立起来,两手摸你的膝盖。”
诸葛兰忍着屁眼里火辣辣的疼痛,爬起来,分开腿,缓缓弯下腰,一头黑发洒在地上。她女性的器官又一次充分暴露出来,只是这次暴露的更彻底更羞耻一些,圆滚滚的屁股用极下贱的姿势打开着。
“拿着你的签名,那只手做出胜利的手势。”
无奈,诸葛兰用一只抱膝的手拿着她刚刚的签名,另一只手做出胜利的手势。
塞小红拿着手机说:“笑一个,微笑,露出你最甜美的微笑,就像你与美国总统合影时露出的那种。”
诸葛兰的脸在她自己两条美腿间露出来,上面是她完全暴露出来的阴户、肛门,她的皮肤柔细之极,这样一对比,只觉得诸葛兰脸上的皮肤与大腿、小腿、屁股,甚至阴唇上的一样细致,她是一个真美女,不是只把脸作假的样子货。
用这样的姿势露出一个苦涩的笑,那真是只有贵族才能做出的,人见人怜的笑。
戴小红把自己手机交给瘦子蹲在诸葛兰旁边,说道:“我男友有你同每一位名人的合影,可惜他没有这张,我与你的露屄合影,还有你的亲笔签名,羡慕死他,哈哈……”
“好了,我的兄弟们快忍不下去了。你过了最后的检查,就可以去见我们赵总,你知道他是不能出现在镜头里的,可只要有这些视频,你们可以好好聊聊,用哪只嘴都行。”
“趴下,挺起屁股。”
诸葛兰只好照做,她的尊严已经连一丝也不剩了。
戴小红抚摸着她优雅的背部曲线,最后把手指放在她的丰满的臀部上:“最后一步,很简单,你这样翘着屁股,我的兄弟从后面插进去,你夹着他们的鸡巴向前爬,只要爬过安检门,你的骚逼没有松开,就算你通过。好,第一个。”
诸葛兰只被一个男人占有过,是她高中时的同学,那时的她没有自制力,败给了自己的欲念。这之后她攀上人类的最高峰,连名利这种俗念都被她甩开,守身如玉,再也没有失过身。
今天她挺着自己完美的臀部、私处迎接从来都没见过的一群人渣,还要努力夹着他们的下体爬过安检闸门。想到这里,一直强忍着的泪水流了下来,无声地掉在地板上。
第一个是个长相还算好的男生,可惜诸葛兰看不见,他早早褪下裤子,阳具坚挺着冲了上去,插进诸葛兰屄口的瞬间,就被她的淫肉紧紧箍住,淫肉蠕动着,紧缩着,又热又柔软,就像天使的屄,只一瞬间,那男生射了,连一步也没走。
第二个,狠命地插了进去,不知道是积攒了多久的欲望,他一下插到根部,让诸葛兰轻哼了一声,但诸葛兰大腿刚一移动,她柔软的屄一拧动,臀肉与腿肉摩擦了男人的蛋蛋,男人射了。
第三个,阳具碰到诸葛兰豆粉般有弹性的屁股,射了,射在了外面,量很大。
就这样,连续八个都没有成功,最强的一个,骑着诸葛兰爬了五步,最后像杀猪一般尖叫着泄了身。
其实这测试只是对诸葛兰的羞辱,成不成功并不重要,但这些男人都被挺起屁股露出女人秘密的诸葛兰戏弄了,他们全败下阵来,这让戴小红很不快。
瘦子放下枪,轮到他。瘦子也是个失意人,曾是个狠角色,也被人叫过大哥很多年,现在帮派被吞,落寞成了个保安,所以他心里对诸葛兰是理解的,他理解那种落魄、屈辱,也理解即使这样也能秒杀他人的本事。这是强者的命运,就是被操,也被操得惊天动地。
瘦子那活又长又粗,和他的面色一样黝黑,那龟头看着跟骨头一般硬,瘦子比其他人都温柔,他慢慢地分开诸葛兰花瓣般柔嫩的阴门,一点点地向里滑动,诸葛兰已经被顶开了的屄口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与温暖,她能清晰感觉到瘦子的阳具,并被那种充实感感动的流泪。
其实,瘦子只进去一半,诸葛兰挪动大腿向前爬去,她丰润的屁股扭动着,屄也随之扭动,屄肉紧紧箍着瘦子那活,转动起来,淫水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被拧了出来。瘦子配合着诸葛兰拧动的骚屄,反向转动自己的鸡巴,又探进去一点点,诸葛兰悲鸣般地哼了出来,这是又痛苦有淫荡的哼声,包含着不甘、屈辱以及难以忍受的快感。
诸葛兰两条优美滑腻的大腿,交替着缓慢地爬行,臀部高高抬起,紧紧夹着瘦子的鸡巴,生怕他滑落出去,非常非常怕,就像她一定要通过测试,好被赵胖子传言那若有若无的鸡巴狠操一样。随着诸葛兰爬动,瘦子的鸡巴越插越深,越插越插快,插得两人都有点忘我。快到闸门时,瘦子一下插到根部,诸葛兰痛苦地叫了出来,叫声极淫荡。
瘦子停了下来,他骑着诸葛兰,不再跟着她走,诸葛兰优雅地但又迫不及待地翘着屁股用自己的屄主动套动瘦子的阳具,好像要把他往前拽似的,淫水不停地挤出来,她的屁股用力顶着摩擦着瘦子的大腿根,一般男人只被这位天使的屁股如此摩擦早就不行了,瘦子坚持住,他一动不动,任由对方软嫩的屄不停撞在自己粗糙的阴毛上。
再怎么拽也拽不动,只感觉对方坚挺的阳具不停滑出自己的身体,空虚感袭来,诸葛兰用力向后一顶,把瘦子的鸡巴套到根部,用尽全身的力气加紧屄肉,这一下瘦子尝到了厉害,实在太紧了,太热了,这一下他整根鸡巴被紧紧吸住夹紧,忍不了,要泄了,他的鸡巴已经酥了,忘我地被诸葛兰拽动着,诸葛兰的臀部又开始扭动,大腿向前爬着,通过了门闸,她的屄紧紧夹着瘦子的阳具,扭动旋转,瘦子已被夹到虚脱,鸡巴完全被诸葛兰俘虏,先射就是输!
瘦子输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射了还是怎么了,仿佛整个人都被诸葛兰吸进体内,被她征服——这个最后的贵族之女。